欢迎进入中小企业服务网

0871-63538815

0871-63538815

首页/创业辅导/汇源败局谁负责?

汇源败局谁负责?

来源:财经郎眼Daily作者:时间:2019-02-14

       1992年成立的汇源历经27年发展,成为家喻户晓的“民族品牌”,汇源创始人朱新礼也被人们冠以“果汁之王”的称号。但近两年,汇源的发展略显颓势,2018年4月3日,汇源因违规借贷违反香港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、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,被停牌至今。而近日又被曝出,汇源人事变动不断,短短一个月时间,已有6名高管辞职。

 
       从“国民果汁”到“退市隐忧”再到高管接连出走,这家几乎见证了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史的公司,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败局。然而,成功并非巧合,失败也绝非偶然,任何事情的发生,都有其必然的原因。

 
       事实上,汇源在2018年4月3日停牌后就被曝出“百亿债务压顶,资金链或断裂”的消息。据汇源公告显示,截止至2017年12月31日,汇源总负债为114亿,资产负债率为51.8%,据了解,这些负债里有84亿是通过银行、公司债券、融资租赁等渠道获得。



       那么,这些钱汇源都用在何处?

 
       据汇源年报显示,2007年、2008年、2010年、2012年、2016年、2017年,汇源融资活动较多,主要用于上下游并购,即自己出钱投建多家工厂。据市场不完全统计,这些年汇源花在厂房设备上的钱已达到60亿元左右。

 
       上下游并购使汇源资产规模迅速扩大,生产投入增加,公司的主要产品在市场中均占有较大份额,2016年汇源果汁汇源果汁100%浓度和中浓度果汁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53.4%和38.3%,已连续十年保持市场份额第一。

 
       但是对于食品类品牌来说,攻城掠地不一定硕果累累,较大的市场占有率下,汇源的盈利率呈现走低态势。在2011年至2016年间,汇源的营业收入处于增长状态,但是2014年、2015年净利润均亏损,2016年的盈利额也只有1190万元。


       业务不盈利,负债就难以偿还,汇源只有通过融资和出售固定资产来保证企业正常运作。有资料显示,从2012年开始,汇源几乎每年都要出售部分厂房设备来填补债务窟窿,此外,汇源在2017年还向银行和其它机构借款45亿用于还账和企业开支,正是这种“左手挪右手”的举债还钱,导致汇源的债务雪球越滚越大,仅2017年一年,汇源的利息支出高达5.46亿,而2017年汇源的净利润为1.35亿,其中0.3亿还是来自政府补贴。

 
       对企业来说,盈利可以不设上线,但亏损必须有底线,很显然,汇源多年来积累的债务以及处理债务的方式,已经让它越过了底线。而亲手建立汇源帝国,又亲手将其逼上绝境的朱新礼,或许从当年可口可乐收购汇源计划中断后,就迷失了方向。


       2008年,可口可乐公司宣布,拟以每股现金作价12.2港元,总计约179.2亿港元(约合24亿美元)收购汇源果汁的全部已发行股份及全部未行使可换股债券。这场并购从一开始就得到了朱新礼的默认,2007年时朱新礼投资上游果蔬基地建设,决心向农业转型,仅2个月内就斥资20亿,朱新礼出手阔绰的底气正是来源于“卖掉汇源”。然而,2008年《反垄断法》的颁布叫停了可口可乐收购汇源的计划,也将朱新礼此前投资的农业基地变作一根心头上的刺。

 
       收购计划破产,元气大伤的汇源试图重新布局销售渠道,并增加上万名销售员工,努力提高营收,与此同时,朱新礼举债建工厂,试图掌握产业链上下游,并在后续的业务扩张中出售原材料、涉足饮料代工,但有数据显示,2015年时,汇源48家工厂产能使用率不足30%。


       此外,一直以高浓度果汁为主的汇源,为了抢占低浓度果汁市场,在过去几年还推出了一系列新品,但市场反响平平,而其它鲜榨果汁品牌和线下饮品店的崛起,更是给汇源造成不小的压力。

 
       从2008年至2018年,汇源的发展一年不如一年,朱新礼本人或许早有察觉,但还是让汇源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
       汇源集团中的管理模式多年来一直被外界“诟病”,即“家族式管理”。朱新礼向来喜欢任人唯亲,长期以来,朱新礼的儿子、女儿、胞兄、胞弟、女婿等诸多亲属均曾在汇源出任要职。

 
       在企业创立初期,家族式管理有决策效率高、管理成本低、内部信息通畅、凝聚力强等特点,但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,家族式管理则暴露出诸多缺点:老员工或部分家族员工会产生排外心理,人员提拔和重用时难以做到“能者上、平者让、庸者下”,人情管理大于制度管理,滥用权职者防不胜防,企业文化难以塑造等。

 
       纵观过去汇源离职的几位高管,2010年,软银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总裁阎焱加入汇源董事会,其向董事会提出有关相关贷款的问题近一年后,有关问题仍然不明确且尚未解决,最终决定辞职。


       2013年,前李锦记酱料集团CEO苏盈福出任行政总裁,仅一年便主动辞职,外界传闻苏盈福上任便激进地改革,开除许多汇源老员工。


       2018年,擅长财务金融和内部管理的吴晓鹏被汇源委以CEO重任,彼时外界猜测吴晓鹏的“空降”,是汇源为了摆脱债务与融资上的危机,但不到一年,吴晓鹏也选择了辞职。

 
       高管们的相继离去或许各有缘由,但一家连人都留不住的企业,其内部结构和管理方式的确值得人深思。

 
       昔日并购失败,汇源元气大伤,事后举债建厂,一味盲目扩张,产品研发单一,业绩停滞不前,用人以“亲”为先,管理成为硬伤。曾经年夜饭桌上必备的“浓缩果汁”,如今已鲜少出现,二十余年,汇源从辉煌行至落寞的过程令人唏嘘,朱新礼传奇的创业历程,汇源创造的财富神话,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黯淡了华光。

 
       这一国民饮料老品牌的退市危机,是一段曲折的故事,也是一个深刻的教训。






云南中小企业服务网

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关兴路217号官渡区电商产业园413-416室

电话:0871-63538815

传真:0871-63538815

邮箱:13320505698@163.com

云南中小企业服务网

云南中小企业服务网 ©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滇:125920014-1 管理入口 技术支持:中国翼通